当前位置:执迷不醒网国学红楼梦中赵姨娘的品行卑劣,贾政为何会那么宠爱她?
红楼梦中赵姨娘的品行卑劣,贾政为何会那么宠爱她?
2022-05-23

赵姨娘是贾政之妾,粗鄙、愚昧却又爱争强好胜、搬弄是非。“遥望历史的河流,感受历史的沧桑,下面和趣历史小编一起走进了解。

纵观《红楼梦》一书,宁荣两府众多子孙,个个皆是贪图享乐、碌碌无为之徒,故而第5回宁荣二公之灵曾向警幻仙子感慨: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,功名弈世,富贵流传,虽历百年,奈运终数尽,不可挽回者,故近之于子孙虽多,竟无一人可以继业。(第5回)

细细数来,荣国府贾赦好色淫佚,已是五六十岁的年纪,却天天算计着要娶小老婆;宁国府贾珍目无纲常伦理,与儿媳秦可卿有染,父亲贾敬去世后,他竟巧设名目,聚众赌博;算来算去,唯独贾政,还勉强称得上贾府的栋梁之才。

贾政是荣国府子孙中的一股清流,也是贾家子孙中唯一一个真正有点实权的官员(工部员外郎),日常无事时,贾珍、贾赦等人斗鸡走狗,无所不为,贾政却要么读书下棋,要么和众清客高谈阔论,颇有读书人的风骨。

但也正是因为如此,很多读者想不通,贾政这么一个贾府栋梁,为何会宠幸人品卑劣的赵姨娘呢?而且从书中各处细节来看,贾政对赵姨娘很是照顾:

第25回“魇魔法叔嫂逢五鬼”,贾宝玉、王熙凤叔嫂二人中了蛊,躺在床上奄奄一息,彼时赵姨娘幸灾乐祸,劝赶紧给贾宝玉准备棺材,免得事后忙乱,遭到贾母的怒斥,贾政作为贾宝玉的亲生父亲,他对赵姨娘却并未动气,甚至有意替其开解:

贾母听了这话,就如同摘去心肝一般,赵姨娘在旁劝道:“老太太也不必过于悲痛了,哥儿已是不中用了。不如把哥儿的衣裳穿好,让他早些去罢......”贾母照脸啐了一口唾沫,骂道:“烂了舌根的混账老婆!谁叫你来多嘴多舌的......”贾政在旁听见这些话,心中越发难过,便喝退赵姨娘,自己上来委婉解劝。——第25回

贾宝玉可是贾政的儿子,眼下有人咒骂自己儿子快不行了,但凡是个正常的父亲,都会动怒,可贾政却很平静,贾母啐了赵姨娘一口,贾政立刻斥退赵姨娘,多多少少有点帮赵姨娘避祸的意思;

而到了第72回“王熙凤恃强羞说病,来旺妇倚势霸成亲”,曹雪芹更是记载了贾政、赵姨娘夜间安寝,两人为孩子择取姨娘的温情场面:

是晚,(赵姨娘)得空便先求了贾政。贾政因说道:“且忙什么?等他们再念一二年书,再放人不迟,我已经看中了两个丫头,一个与宝玉,一个给环儿。只是年纪还小,又怕他们误了书,所以再等一二年。”赵姨娘道:“宝玉已有了二年了,老爷还不知道呢?”贾政听了,忙问道:“谁给的?”——第72回

翻遍整部《红楼梦》,贾政和正妻王夫人之间从未有过此类情节,此不写之写已耐人寻味,而细品贾政、赵姨娘的这番谈话,才属于正常夫妻的相处模式,脂砚斋亦评曰:妙文!又写出贾老儿女之情,细思一部书,总不写贾老则不成文,若不如此写,则又非贾老。

问题在于,贾政、赵姨娘完全不是一类人,贾政清高自诩,乃是正经的读书人,赵姨娘愚蠢卑劣,曾为了四十两银子的丧银,都能当众跟女儿探春对骂,如此不相干的两个人,为何关系看起来这般亲密?

关于这个问题,笔者查阅资料时,亦曾看到很多阴谋论。比如有的论者站在谐音角度分析:贾政谐音“假正”也,他只是外面看着正经,故而和赵姨娘乃是狼狈为奸的同类人;

再如刘心武,他曾撰文分析赵姨娘、贾政的关系,他认为贾政的人性背后,乃是无尽的欲,赵姨娘年轻时亦是个美貌女子,能满足贾政对色的要求,所以贾政、赵姨娘才会显得如此亲密......

此种的观点着实不少,但细细品来,这些观点多有哗众取宠的嫌疑,因为书中找不到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些分析,更多属于这些论者自我臆测、主观遐想,不足以登大雅之堂。

笔者私认为,众多论者都忽视了贾政身上很重要的一点——他精神上的孤独!

贾政是什么身份?荣国府的男主人,在封建时代,一个封建大家长要想镇得住场子,必须学会不苟言笑、端素正经,所以贾政的身份地位、交际状态决定了他的内心是孤独寂寞的。

笔者试着举一个例子,且看《红楼梦》第22回“听曲文宝玉悟禅机,制灯谜贾政悲谶语”,彼时贾家众女眷相聚一起猜灯谜,贾政心中甚喜,也加入进来,可他一来,场子立刻冷了下来,最后贾母硬要撵他走:

往常间,只有宝玉高谈阔论,今日贾政在这里,便惟唯唯而已。馀者,湘云虽系闺阁弱女,却素喜谈论,今日贾政在席,也自缄口禁言......故此一席虽是家常取乐,反见拘束不乐。贾母亦知因贾政一人在此所致之故。酒过三巡,便撵贾政去歇息。贾政亦知贾母之意:撵了自己去后,好让他们姊妹兄弟取乐的。贾政忙陪笑道:“今日原听见老太太这里大设春灯雅谜,故也备了彩礼、酒席,特来入会。何疼孙子、孙女之心,便不略赐以儿子半点?”【贾政如此,余亦泪下】——第22回

诸君请看,这就是贾政在荣国府的生活状态,他的荣国府男主人的身份,给了他封建家长特权,同时也将他推向了孤家寡人的境遇。

其实按照《红楼梦》中所记,贾政年轻时亦是个诗酒风流的妙人,所以在灯谜会上,他的高兴是真的、想要加入进来也是真的,但他终究不再是当年的少年郎,即使大家一起猜灯谜,贾政也无法融入进去。

再看贾政日常,除了完成工部员外郎的工作,就是看书下棋,和众清客高谈阔论,可这些人终究忌惮他的身份地位,不可能跟他倾心交流,说的多是交际圈的外交辞令而已,贾政内心深处应该是渴望人间烟火气儿的,可他无处寻觅。

赵姨娘是贾政身边唯一一个烟火气的来源,赵姨娘的庸俗愚昧,使得她区别于贾府那些正统女眷,赵姨娘对礼数规矩的遵守相对淡漠,而且总是有很多自作聪明的举动,比如第67回“见土仪颦卿思故里”,薛宝钗送了赵姨娘一些土特产,赵姨娘想着宝钗是王夫人的外甥女,便提着这些土特产就去王夫人跟前拍马屁,结果王夫人一眼看穿她的心思,没有搭理她:

(赵姨娘)忽然想起宝钗系王夫人的亲戚,为何不到王夫人跟前卖个好儿呢?自己便蝎蝎螫螫的拿着东西,走至王夫人房中,站在旁边,陪笑说道:“这是宝姑娘才刚给环哥儿的,难为宝姑娘这么年轻的人,想的这么周到。真是大户人家的姑娘,又展样,又大方,怎么不叫人敬服呢?怪不得老太太和太太成日家都夸她,疼她。我也不敢自专就收起来,特拿来给太太瞧瞧,太太也喜欢喜欢。”王夫人听了,早知道来意了,又见她说的不伦不类,也便不理她。——第67回

最后,赵姨娘垂头丧气回到自己屋里,嘟囔着嘴碎碎念个不停。不知诸君看此情节有何感受,反正笔者觉得赵姨娘虽是俗人,亦有可爱之处。

赵姨娘的庸俗无知,恰好迎合了贾政。如果赵姨娘深通礼数,也像其他人那么精明,恐怕也不敢太亲近贾政。于是乎,为了儿子贾环和彩霞的亲事,赵姨娘冒冒失失地找贾政求情,换了别人,还真不一样能干出这样——即便是正妻王夫人,偷偷选了袭人给宝玉当姨娘,不也没敢告诉贾政吗?

因此,贾政能从赵姨娘这里获取自己想要的烟火气,在赵姨娘跟前,他不需要端着自己荣国府男主人的身份,这种轻松自在,是贾政在别人那里得不到的,这也是为何贾政看着和赵姨娘亲近的原因所在,但这并不能说明贾政就欣赏喜欢赵姨娘,这只能算是贾政退而求其次的被动选择。

执迷不醒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